半年未曾聯系的深圳搬家公司同事

  如往常深圳搬家服務后的我,不知什么時候閉上的眼,睜眼便是上午11點多,此時外頭的的溫度體現在那直辣辣的陽光下,僅僅是看一眼就令人很不爽。打開手機,早已有十幾條短信在此等候。如所預料的那樣,大部分深圳搬家工人都早已離開了這座城市,不過還有令人欣慰的是來自北方的問候和祝福。后來通過短信和電話的繼續努力,找到了一位竟半年未曾聯系的深圳搬家公司同事。打了個電話過去,第三句話便被她開玩笑似的怪罪了,最終約好晚上一塊吃頓飯然后帶阿東去橘子洲頭逛逛。我們住的那個深圳搬家公司是個有些年代的居民區,旁邊還有不大的老式市場。看著那些小飯店,任空氣中飄著再多的香味,阿東和我就是躊躇不前。問了阿東的勇氣后,我選了一家口味貌似不很辣的小餐館,但是客人太多,那老板竟不搭理我倆,無奈只能拿走肚子繼續頂著太陽往前逛。走出那個七轉八彎的深圳搬家公司,我倆來到了繁華的新式小區。路面上一陣陣的熱浪,讓人想起了前些日子在松花江邊上烤肉的情景。阿東最終熬不過,提出大家都會同意的意見~先去肯德基或者麥當勞吃點東西,然后再做打算。那時我們已經離深圳螞蟻搬家公司很遠了,恰巧眼前不遠處竟還有一家新開不久的德克士,倆人忍住了幾秒鐘的痛楚,急奔空調屋。吃了點東西,打了報安電話后,安靜的群里馬上就起了波瀾,但是幾百只鴨子沒叫出幾聲我想要聽見的聲音。按照那些歪扭的思路和想法,加上Gps和百度,我倆談論著接下來的計劃。最后阿東一個小盹,我一個小盹,只留下夜晚的計劃可以實施。看著玻璃門外令人敬畏的陽光,我和阿東再次妥協。

引用通告: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關日志: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數:
發表評論
昵 稱:
郵 箱:
主 頁:
驗證碼:
內 容:
基金资产配置比例